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老屋(散文)

精品 【流年】老屋(散文) ——一位年近六旬游子眼中的老家


作者:岱鰲居士 白丁,7.1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727發表時間:2019-10-08 17:56:23


   “赦嗬——赦嗬——”老母親轉過老屋的拐角,走到屋后的竹、樹林里,一遍又一遍地喊。“赦”是那種翹舌音,尾音有點像“兒”。坐在老屋門前曬谷場上的我,看著她短袖短褲、挲(sā)著拖鞋慢慢消失在茂密的竹樹林里。
   “那個東西不曉得有多害!把我小鴨搞走一個,連毛都沒看到。”老母親低著頭,赦嗬了一陣后又轉回來。她和老父親一樣,都不直呼“黃鼠狼”的名字,避諱而稱“那東西”,不知是出于忌諱還是其他。
   傍晚時分,太陽依然熱辣地照在林子里、老屋的墻上、鋪滿樹葉的屋頂上。還沒到秋冬之交,因為久旱缺水且高溫,樹葉紛紛落下,大約是樹葉心疼樹干壓力太大。金燦燦、黃澄澄,斑駁的樹葉把墻面、屋頂渲染成一幅寫意大山水。墻上,顏色淺而灰的是房齡四十年的水泥墻,旁邊則是年過一甲子的土坯屋,那土黃近乎金。
   轉到老屋正面,墻的顏色明顯分為兩截,較短的一段是新新的灰白,長長的那段是黃而亮且深淺塊面各不同的黃,土黃。我在這樣的土坯屋里住了18年,而今我已年近六旬,老屋還是那棟老屋,也從原來的七八間減少到了今天的兩間。
   小時候,窮。作為家中老大的父親,成家后就開始了做屋的征程。不知什么時候開始,從分得的一間屋,他竟神奇地變出好幾間,于是,我們兄弟幾個慢慢地從幾個人擠一張床變成了兩個人一張。小時候,冬夜里,躺在被窩里,聽著屋角“嗚嗚”的風聲,感覺至今還說不出是啥滋味,老人說,那是財狼餓了的叫聲。本來正長身體的我們晚飯就是咸菜就稀飯,尿多、餓得快,老人說“誰不乖就叼走誰”,一想起這話個個屏住呼吸不敢出聲;酷熱難當的夏天,沒有空調,沒有電扇,一把芭蕉扇抵不住熱的時候,躺到老屋夯土的墻邊,那個涼快!一覺可以睡個半下午。有一回,奶奶說,找我的時候,看見一條蛇從我的肚皮上溜過去。我說,是做夢夢見肚子大冬天浸了水,怪怪的。
   二爹家的堂妹小霞,喜歡睡在屋后的風道上,等睡醒了起來,身上、臉上都是灰,只有鼻子嘴巴那一塊是紅撲撲的。
   老房子抗不住風雨,風大了,到了下雨的日子,家中的危機就來了。有一年,風把屋頂掀開一個大口子,剛從田畈里回來的爸爸媽媽,看著驚魂未定的我們,再看看地上的各種盆,趕緊搬出梯子,上屋頂!不一會兒,躲在屋里的我們就聽見“咚—”的一聲,我趕緊出去,就看見父親母親雙雙倒在泥地上,瓢潑的雨依然密密地下!我嚇得臉都白了,沖到雨里趕緊去拉。原來,踩在圓圓的桁條上的父親腳下打滑,風大雨密之下就從屋頂掉下來了,媽媽本能地伸手一接,但又承不住爸爸,于是二人摔倒在地。長大后,我終于明白:什么叫患難夫妻,艱難的歲月里,三天兩頭相濡以吵,但真有難來,一起承受。
   后來,兄弟相繼結婚成家,先是老二,后來老三,靠種田維持生計的老父親硬是為兩個兒子一人做了一間水泥的房屋,當作新房。后來,兩個兒子各自做了一棟房子,搬走了,水泥屋又回歸老父老母,土坯屋,最后也拆得只剩下兩間了。那間我小時候喜歡躲在里面午睡的老屋還在,那墻還是我爺爺做的。
   有一年回家,發現那間老屋的西面墻變成水泥磚了。一問,原來是春天雨大,百余年的夯土墻禁不住豪雨的潑灑,釃(shāi)下來釃下來,慢慢地墻腳越來越瘦。墻腰彎下去彎下去,眼看就要倒了,老父親找來泥水匠先撐住屋頂,然后釜底抽薪換掉了那面土墻。
   看著這情景,我又開始嘮叨:“叫你們重新做幾間屋,十幾年了,說了總是不干。”老母親說:“還不死嘅,活萬萬年,做屋做么事!”老父親看著我,微微地笑,不吭聲。看著他們主意堅定的樣子,我一次又一次敗下陣來。后來就聽見鄉親們、親戚們批評老父老母的聲音:“老頑固!住著新屋不舒服些?兒子要給他們做還不干。”“那個破屋哪能住人?!”云云。
   我心里倒是在嘀咕:老母親堅持不做屋,肯定有她的想法。也許是怕兩老百年之后,因屋引起糾紛。她不愿意這種局面出現,因而堅持不做屋。
   總之,老倆口在被人稱之為“蹲缸”般的房子里怡然自樂,甘之如飴,起居如常,勞作如常。
   清晨,雞們鴨們蹦蹦跳跳、搖搖擺擺,紅的、麻的、灰的、白的,個個撲棱著、雀躍著,帶著一路的“嘎嘎”“咯咯”聲奔向食盆。這都是訓練有素的一群雞鴨,撲棱、咯咯都如受閱的士兵般,跑幾步,叫幾聲,撲棱幾下到食盆邊,個個心中有數,絕不多跑也不少叫,撒歡兒的行止節奏把握得嚴絲合縫,一到食盆邊,立刻換“正步”,啄食的雞“叮叮叮”那頻率叫我看花了眼,鴨兒“咂咂”聲驚起了水珠,那是在水里攢食。二十來只雞、五六只鴨就是老父老母的日常。
   “咯咯噠,咯咯噠,一天到晚扯謊,一窩就幾個蛋,還在天天叫。”老母親數落門口那只“騙窩”的母雞,“小鴨,兩只,那一只會生蛋的,被那個害東西搞走了。這個,毛都落完了,你看個還生蛋?”“作死!你啄小雞。你也讓人家吃一點嘜。”老母親揮舞著手中的樹枝,說著這邊揮著那邊,很忙!她要打那只啄雞的黑冠白身的漂亮洋鴨,老母親高高舉起樹枝,然后落也沒落下,收起來了,鴨很配合地讓了一下,繼續沉浸在吃食競賽之中。不一會兒,地上“風兒已然吹過,依舊一片土色”,谷子顆粒無剩,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雞鴨們早已散去。
   “過年了,這些雞鴨,你們幾個一人拿幾只,我也留一只。”老父老母的動力就在于此。
   老屋里,雞鴨跟人混在一起居住,自由自在地穿堂走室,它們的屁股經常“卟卟”聲不絕,地上則是東一撮,西一凸,灰黑色的“矢跡”,從曬谷場、階沿、堂屋到灶間,地上到處都是。即使你千注意,萬留神,每天踩上五六次毫無問題。雞鴨早晚上雞柵,其實就是間屋中小屋,就在灶間靠近北面的老墻邊。鴨籠放在在堂屋,因為鴨屎更多,腥臭,籠子需要經常曬。而且老母親說“洋鴨喜歡欺負‘人’,把雞鴨說成人,可見其在她心中的分量,單獨放。”雞鴨們必經的道上更是“矢溺”多多。一日,我終于忍不住了,說:“說實話,回來蹲不慣了,說給你們重新做個房子的,總是犟。”
   “做房子,雞鴨不要了?”老母親說。在她心里,養了雞鴨,孩子們回家的那一口雞湯,過年帶回小家的那幾只雞鴨,就是他們晚年的幸福源泉。也許他們想不到這個理兒,只想著,忍得了雞屎鴨便的腥臊,才會有孩子們回家那濃濃的湯香。于是,一說到做屋,老母親就用“還不死嘅,還做屋”來反對。我有時候氣不過,回一句:“一天到晚死,死了一二十年了,還在說‘死’!”老母親也許不明白,新做的屋,完全可以把家禽跟自己的居住分開,且兩不耽誤。她非要堅持,堅持到有些僵化,叫我一次次被挫敗,挫敗得有些沮喪。
   這次回家,見到修復西墻的吳義寬師傅,他是個嘻哈善良之人,老喜歡拿老父親開玩笑,老父看著他笑瞇瞇的,很享受的樣子。遞過我帶回來的“中華”,他不吃,老父親說“不吃煙好”。我問三弟才知道,他泥瓦匠手藝呱呱叫。
   太陽已經偏西,和著融洽的氣氛,34度的陽光照在門里的土地坪上,老家已經兩個多月沒下雨,堂屋里沒電扇,下午睡覺我沒蓋啥還被熱醒了兩回。那黃土的顏色充滿了生命的熱力,門扇上春節貼的對聯“氣旺”兩字被屋檐下的晾衣竹篙斜插了“一管筆”。那老木門,老父親說是當年我爺爺當村長的時候,砍了自家的一棵大樹,做了干溝小閘的閘板,剩下來的木頭做了這副大門。
   傍晚又到了,腿腳不便的老父親接過媽媽遞過來的雞食盆,拿起身邊的小棒槌開始拌,大半是糠,拌入人不能再吃的食物,攪到一起,門口谷場上一放,“嗡——”雞鴨紛紛前來,不讓同類吃自己設法多吃的繁忙場面再次上演……飛揚的灰再次攆起了坐著的我。老父親拿起小水盆,傾倒大水盆,說:“幾天不換,就臭,臭了雞鴨都不喝。你看,跑到那兒喝小爹家流出來的洗澡水。”
   說話間,剛換的水,那只掉毛的鴨子飛快地跳了進去,頭鉆鉆尾搖搖加上翅膀可勁兒地扇,那歡兒撒的。洋鴨在谷場上歡快地一溜兒撲棱過來撲棱過去,塵土恣意地飛揚,我無法坐下去,再起身,轉過屋角入竹林。
   夕陽依舊燦爛熱辣,原本灰灰的墻竟腥紅起來,黃櫟樹下的那棵小冬青樹,葉子已經枯黃,外圈黃而卷起,里圈翠綠的葉子宣示著它曾經的青春。娘走進竹林,“赦嗬——赦嗬——”地叫喚,嚇“那東西”。

共 3186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在這個世界上,對于兒女來說,父母的愛無處不在,父母的恩情,比高山流水還長。亦如文中的父母,為了讓兒女回到家中有口熱雞湯喝;為了到過年的時候,能給兒女們拿上幾只親手飼養的雞鴨,他們不顧年邁,冒著年久失修房屋隨時倒塌的危險,忍受著雞屎鴨糞的臭味熏染,常年與雞鴨共居一室,讓人淚奔。父母常年生活在鄉下,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也許,他們不懂得什么是愛,卻懂得為兒女們無私地付出。愛有千萬種,只有父母的愛最無私,最偉大,最真誠。他們為了兒女,可以赴湯蹈火,可以傾其所有,甚至失去生命都在所不辭。父母的大愛,可以撼天動地。文章立意厚重,描寫細膩,用真摯的情感,真實的畫面,及一些生活細節,描述出了父母對兒女的大愛,感人肺腑。佳作,編者推薦閱讀!【編輯:五十玫瑰】【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100011】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五十玫瑰        2019-10-08 18:00:38
  讀罷美文,讓人感動!
   感謝作者的分享,問好,祝寫作愉快!
五十玫瑰
2 樓        文友:逝水流年        2019-10-10 22:30:13
  品文品人、傾聽傾訴,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
   靈魂對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
   善待別人的文字,用心品讀,認真品評,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優雅美麗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
   感謝賜稿流年,期待再次來稿,順祝創作愉快!
愛,是人世間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尋紅塵中相同的靈魂。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时时彩个位5码1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