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人生家園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家園】誰是我爹呀?(散文)

編輯推薦 【家園】誰是我爹呀?(散文) ——《父親、母親和娘之》十三


作者:尹作霖 白丁,28.9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520發表時間:2019-10-10 20:48:49


   十三誰是我爹呀?
  
   孩子終歸還是孩子,忍不了炎熱、忍不了饑餓,記得父親曾帶我到中山公園游玩后,出門右拐翻過鐵路就是大姑媽家了。我曾聽母親警誡我,夏天在太陽下曬久了要發痧(即是中暑)死的,我怎能如此懵懵懂懂死去呢?一種求生的本能驅使我迅速去找大姑媽。我翻過了雙洞門鐵路,走在人行道上,漸漸靠近了大姑媽家。
  
   一眼就望見表哥門前的香煙攤。表哥就坐在門口,我猶豫了,又不敢向前邁步,靠在路邊一電線桿下,全身乏力。、、、此時表哥一抬眼就望見了我:“玉郎!”待驚叫著我乳名時,三步并作兩步跑到我跟前一把抓住了我,待我會過神來,隨著簌簌下落的淚,人己癱軟下去,表哥一把抱起我向屋里大喊:“媽,玉郎回了!媽!快!”等表哥將我抱進屋時,姑媽迎面將我接過去抱在懷里大哭!
  
   “……家里翻了天呀!我的心肝寶貝,你到哪里去了呀!你姆媽哭昏了幾次喲!......快到廟里去遞信,叫她姆媽快來呀!......”
  
   表哥立即騎了自行車去漢正街永寧一巷“苦煉靜修寺”通報母親。待我狼吞虎咽吃完飯不一會兒,我和姑媽在門外竹床上望母親趕來。遠遠就見一黃包車拉著母親飛快而來,我己站起身,母親沒待車把放下停穩,急著從車上跳下踉踉蹌蹌撲向自己的心肝寶貝兒子,姑媽將我和母親擁進屋,母親緊緊抱著我己沒有語言了,只有心肝俱裂、嚎啕痛哭的聲音!
  
   ……最后從嘶啞的喉嚨里慟哭成音:
  
   “我的苦命兒子呀!”
  
   ……
  
   淚水凝結的是母親一世的酸澀;母親在姑媽家抱我痛哭的聲音,叫我親身體驗到了什么是撕心裂肺?什么是痛徹心扉。我現在淚憶母親,實在是難擋年華的逝去,怎一個痛字了得!
  
   我因流浪在露天日曬夜露,母親接至寺中第二天便高燒40度,大病一場。父親很快就得信趕來了,母親沒有多話埋怨父親,只說在寺里調養些時日再接回去。
  
   我在母親和體空大師貼心照顧、日夜精心護理下,很快病愈,在寺廟調養了一個多月。這段日子,我跟著母親和體空大師,穿梭在佛門叢林中,享受著佛光的洗禮。在母親這里調養月余后,送信叫父親接我回去了,從此以后,我不再那么頑劣了,似乎成了一個懂事的孩子,并開始發憤讀書求學。
  
   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川城初中,那時已處在解放前夕,祖父的生意已走向衰落,父親到仙女山背后去辦私塾館教書去了,家里只有娘和三嬸母料理。二叔二嬸已分家出去,說起在叔們的婚配上,無一不是祖母之命,媒妁之言害了他們一生。
  
   祖母的娘家是仙女山山后灣的農家女。當年祖母視萬順發家,娘家亦可沾親帶故沾點富氣。于是她將未成年的舅侄女領進門,為三叔父養親(即是童養媳),名叫環子。環子當年進門,只有十幾歲,因是祖母的親戚,所以是一特殊身份的“童養媳”,并沒有受到虐待。
  
   二叔三叔都是在“萬順貴記”鼎盛時期完婚的,但兩個叔父的婚姻都是不幸福、不盡人意的。二叔成家后就在外開了雜貨店,二嬸母有耳閉之疾;三叔被迫成婚,與剛成年的環子成婚后,沒幾天就出走了,一直在外省求學就職,一去不復返,這環子三嬸母便守了活寡。
  
   童養媳變成了一活寡婦,這也是“萬順華堂”中的一大不順。記得解放前夕,川城經常過兵,老百姓叫刮民黨軍隊,叫“倒團隊”。凡過兵我家必首當其沖,必進家設置臨時事務處,因為屋后是座“千佛寺”,團部、營部均可設在寺內。我們家在川城南街盡頭,靠山面河,是行軍休整的要道。
  
   那一年,一個連部事務處就設在我家,后門與千佛寺聯成一氣。我家廚房又有兩個大灶臺,故打火造飯的炊事班也設在側廂房靠廚房的那邊。記得那是一個夏天,我一人睡在下廂房。因為天熱,娘就在中堂屋靠左廂房板壁下為我擱了一個行鋪。那邊后門可通風涼爽,但夏天蚊子多,就在床鋪外罩了紗帳。這鋪正好靠環子三嬸母的臥房,僅一板之隔。
  
   我一般晚上睡覺十分驚醒,若半夜有貓捉老鼠,我肯定被那貓口里咬的老鼠唧唧叫聲驚醒,再仔細一聽,呀,不是老鼠叫聲,是人躡手躡腳的聲音。我悄悄抬頭一看(黑夜,帳子外是看不見帳子內的。),朦朧中,黑影貓著腰一閃,輕輕地閃進了環子嬸母的房,又聽到有微微關房門的聲音,然后是小聲的氣音說笑聲,接著是急促的呼吸聲響。我當時年齡雖小,但我知道房里發生了什么事了,畢竟我是孩子,不敢聲張……一直細聽到后來有人輕輕開門從房內出來,我隔著蚊帳沒看清臉,那人一閃就出了后門。
  
   第二天夜晚,同一時間,同樣的聲響。因為那廂房有兩個門,那黑影總是從后門進,前門出。我知道這是男女在偷情,知道這是環子三嬸母與后面軍營里國軍中一個事務長勾搭成奸,因為白天我看到那個小軍官在我家廚房與環子嬸母眉來眼去,開飯時還打了一大盆燒肉之類的菜肴遞給了環子嬸母,娘還以為這當兵的還不錯。
  
   約六七天之后,一大清早,那些兵要開拔了,正好早晨我上學,看見環子嬸母站在后門外柳樹下,望著堤上開走的那些兵,一直在流淚。部隊一走,環子嬸母像丟了魂似的,娘見了也覺不對頭。兩個月之后,環子嬸母那惡心地嘔吐,實在是瞞不過大家了,祖母也一再追問,我見環子嬸母神情恍惚,怪可憐的樣子,放學后,我把娘叫到房里,把我所看到的一五一十全對娘說了。娘一再囑咐我可千萬別對旁人說,我說我不會的。當晚,娘就到環子嬸母房里關著門談開了。娘說開始她還裝病,后來娘干脆將我看到聽到的全跟她捅穿了。她就抽泣地哭個不停。后來娘陪她到祖母那里去認了錯,祖母立馬決定,要她下漢口到大姑媽那里去,要掩蓋這個家丑,要大姑媽盡快替她找個人家嫁了;并要父親立馬去信要三叔解除婚約,事情在三嬸母懷孕肚子未出懷之前要一一辦妥。
  
   后來我聽說環子嬸母到了漢口利濟北路大姑媽家,跪在大姑媽面前,哭訴著求大姑媽讓她將孩子生出來。大姑媽是軟心腸人,答應她生下了孩子。是一女孩,取名幸芝。
  
   大姑媽是見過世面非常能干的人,幸芝不到半歲,大姑媽拜托熟人為環子嬸找了個男人。這男人是駕木船跑襄河碼頭的,說娶的個老婆沒生育跟人私奔了。這次好,大人孩子一并有了,很快就過了門。說在漢正街的五彩三巷對面的三曙街租了間平房定居下來。
  
   說來也是巧事,若干年后,父親下漢口到居仁門幺姨媽那里去,因為思念母親,一再要求見母親一面,母親那次答應了,母親怕遭惹是非,說只可就近到三曙街環子嬸那里去見個面。那時我早已在武漢市成家立業了,記得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母親由我陪同前往。進門時,我眼前出現的是萬花筒似的世界:父親的滄桑尷尬,母親的不自在,環子嬸的憔悴枯槁。
  
   彼此寒喧問候之時,我突然發現有個大姑娘一直靠著房門站著,眼睛直瞪瞪地瞅著這一群人。直到她弄明白了眼前這些人的身份時,突然站出來,對著父親大聲斥問:
  
   “你們都是尹萬順的人吧!?我的爹呢?誰是我爹呀?誰是我爹呀?我的爹在哪里呀?我的爹在哪里呀?嗚嗚嗚!……”
  
   “幸芝,幸芝!不可這樣無禮呀!”環子嬸一把抱住這無父的女兒一時也淚流滿面。頓時滿座驚駭愕然!
  
   幸芝到底噓了一口冤氣,向這世界發出了一聲叩天長問:誰是我爹呀!?這是她出娘胎后短短人生的一次心靈對天的拷問。我當時望著幸芝,滿眼淚花,所有在座的人,除了她苦難的娘外,唯我知道她的爹是誰啊,唯我見過她那個無名的爹呀!望著幸芝像石縫中的小樹,被扭曲、被擠壓,她的靈魂己水煮油炸,滿腦子的屈和冤,翻騰、激蕩,如地殼內巖漿的滾動鼓脹,沖擊積聚,洶涌而出,向世界一聲吶喊:
  
   誰是我爹呀?
  
   爹-----!你在哪里?
  
  
  
  
  

共 290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作者的紀實回憶錄《父親、母親和娘》之十三,作者以第一人稱敘述,向讀者講述了自己年少時辛酸的流浪故事。流浪的寶貝兒見到母親后,大病一場。母親將兒子接到寺廟調養恢復后,由父親接回老家回去上學。這期間卻出了三嬸偷情的家丑,并生出一個沒有爹的孩子,揭示出舊社會封建包辦婚姻對人傷害的罪孽。感謝發文分享,推薦閱讀共賞!【編輯:秋覓】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秋覓        2019-10-10 20:49:48
  作者以第一人稱敘述,向讀者講述了自己年少時辛酸的故事。感謝賜稿支持,期待更多精彩!
秋覓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时时彩个位5码1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