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影視戲曲 >> 【菊韻】老爸的緋聞(微電影劇本)

編輯推薦 【菊韻】老爸的緋聞(微電影劇本)


作者:劉銀科 布衣,297.1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134發表時間:2019-09-26 19:47:05
摘要:通過對一場誤會的描寫,展示了一些社會問題。


   “唉!”張偉嘆一口氣,閉上眼睛。口里嘟囔“煩!弄這事兒,叫人臉往哪擱……”
   李慧說“別理它!這些話是真是假誰知道?”
   張偉伸伸腿,搖搖頭,沒有說話。
   幾分鐘后,李慧正在閉目養神,聽電視里放的流行歌“……你帶走了我一一帶走了我的魂帶走了我的心!還有你的笑容……你在天邊一一你在天邊默默尋,我在荒野,我在荒野徘徊守門把你等!……為什么不見你的影?……我追你,我追你到天盡頭天盡頭……”
   忽然,張偉眼睛一睜,悶聲道“這事會不會傳出去?”望媳婦。
   李慧顯然被歌聲感染了,還沉浸在氣氛中,沒有回答他,仍在聽。
   “……我在夢中,也把你覓把你尋!我的愛呀我的情!我的愛我的情,我的愛我的情……”憂傷纏綿的歌聲把李慧也感染了,她魂不守舍似的盯著電視發呆。
   張偉不滿的瞪了她幾眼,別過頭去。
   一曲畢,樂聲嘎然而止,李慧才歪過頭來,問“你說什么?”
   張偉悻悻地說“你倒心閑!說什么?我擔心咱爸這事兒傳出去。傳出去臉往哪里放呀?哼!”
   “這個呀,”李慧說“我以為多大個事呢。不過,你想的也對,傳出去不好。”
   ”就是嘛,”張偉接道“咱爸這人,嗨!”
   “你說說,咱爸到底找沒找女人?……找,還是沒找呀?”李慧扭過頭問。
   張偉把頭使勁搖搖,低語“我也說不清哇。”
   電視中又播出了歌曲。輕松悠揚,柔和曼妙。
   “……天上的云兒我想你呀我想你!你是我的唯一你是我的天地!……牽著你的手兒飛手兒飛……”
   張偉不愛聽,臉露倦容,他說“睡吧!別飛呀飛,還要上班呢。困死了!……”
  
  
  
   輿論
  
   翌日中午。
   村中。
   天空陰沉。無風。
   樹葉幾片在低空盤旋。
   麻雀在干枯的樹捎跳躍。
   一兩聲沉悶悠長的汽笛聲遠遠傳來。
   秦嶺山脈灰濛濛的,逶迤連綿氣勢蒼勁。
   農家院落有序無序地排列。
   紅瓦白墻,飛檐走獸的房頂。有的房上站一只和平鴿,水泥塑身,形態逼真。
   街道。
   泛著青色的水泥路面,細雨澆過,一塵不染。
   一座院落前。
   一根電線竿,上面珠網似的電線。在院子前頭的馬路一側站立著。
   電線桿下,立著兩三個婦女。一個年輕的三十左右,懷里抱個乳嬰。孩子在懷中吮奶。另兩位六十多歲,額角已有白發。
   其中一個瘦瘦的,鼻梁高峻。?角分明,神色凝重。
   一個矮胖,肚子半挺臉半紅鼻半紅,鼻梁旁有點橫肉。
   年輕女人中等身材,長相好看,吊著馬尾辮。
   她們三人對面站著,你一言我一語的在議論。
   年輕女人說“……兩嬸兒哪里聽來的這些新聞呀?我咋不知曉呢?真的?假的?……咱不敢亂說喲。”望著那倆,顯得興奮好奇。
   矮胖女人盯了一眼不遠處樹上的烏鴉窩,又倏地收回目光,緊緊盯住年輕婦女,道“誰亂說?這出人命的事,誰敢亂講?”
   瘦女人伸出右手搖搖,又往左右街道上瞟瞟,壓壓聲音,說“人家找個老女人,咱瞎操啥心哩!他愛找找去吧,找十個八個關你啥事哇?”
   “瞧你說的!”矮胖白她一眼,不太服氣的說“那是好事嗎?老婆兒才走幾天呀?偉偉他媽才走幾天呀?就憋不住啦?把女人往家領,睡在一起好看呀?好受呀,啊?啊!”
   瘦女人遭到搶白,有點不悅。很快那年輕女人也接上了話“說的也是哇!偉偉家嬸兒才走,老叔他不該那急呀。”
   “老不正經!”矮胖說,嘴歪歪,一臉不屑。
   “老不正經?”瘦女人重復似的念了一句,象在玩味這句話。
   年輕婦女趕緊朝街道兩邊望望,好象怕人聽見似的。她小聲說“咱別議論人家啦。有人聽見傳出去就壞啦。”
   瘦女人說“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這事傳的快的很,大摡都已經知道了……”
   “就我蒙鼓里。”年輕女人笑。
   矮胖瞅瞅天空,說“就你呀?還有人呢。偉偉!偉偉,那小倆口也在鼓里呢……”
   她還想往下說,一只麻雀忽的飛來,斜落在她身旁,去啄一堆小孩丟棄的碎食屑。嚇了她一跳。
   她揮手趕麻雀,朝街道一頭張望。
   街道那頭,也有一堆人在圍成一堆嘀嘀咕咕。遠遠看去,那紅的綠的衣服分外醒目,毫不客氣的點綴在鐵灰色的路面上。
   一只黃狗,領著一只小花狗,搖搖擺擺的走過。不時低鳴幾聲。“汪!汪!……”
   在它后面,忽又追來兩只大耳朵狗。一只是黑狗,一只是白狗。互相追逐,打鬧。
   風起了,卷來幾片落葉,打著旋兒。
   樹上那個烏鴉窩中,突然撲愣愣飛出兩只黑鴉,朝半空沖去。
   院前的三個女人一齊抬起頭,朝烏鴉飛去的方向張望。
   矮胖嘀咕了幾句。
   年輕咂咂嘴。
   瘦女人搖搖頭,神色平靜。
   一輛摩托車,嘟嘟嘟的,從三人前急馳而過。
   一輛小轎車,忽的開來,嗽叭壓的哇哇響。
   一個小男孩從院子內跑來,嚷著“奶奶!奶奶!……”
   矮胖女人慌忙回身去攔。大聲道“慢點慢點!摔倒啦狗仔子!……”
   三三兩兩的自行車騎過。
   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騎一輛半舊自行車經過三個女人前。他忽然大叫一聲“哇噻!說啥保密話呢?怕人聽見哇?美女!”說畢神秘的朝年輕女人一笑。一聲啼哭便從那女人懷中沖出。
   “二貨!”年輕女人低語道“劉剛!你神經病啊,管人家說啥呢,關你屁事!”
   兩個老婦人正欲發作,不料叫劉剛的男人競嘎的一下停住了自行車,站在了她們面前。
   “嘿嘿!說啥呢?”他嘻皮笑臉地問“美女……嘿嘿!我也聽聽。……”
   矮胖女人嗔他“二貨呀你是一見女人就蒼蠅見血啦?”
   瘦女人盯著他,掩嘴笑。
   小男孩仰臉望望劉剛,轉過脖子去抓矮胖女人的衣角,嚷道“奶奶!我吃餅干呀!我吃餅干呀……”
   年輕女人朝劉剛揮手“快走快走!走遠點別打擾我們!”
   他嘻嘻笑,忽然,叫道“你們……是在說張偉家那個老叔吧?說他找女人的事吧?是不是?嘻!嘻嘻!你們……”
   “別亂喊!”年輕女人忙瞪他。
   瘦女人也盯著他道“不許胡謅!”
   矮胖女人在往院內走,孫子在他前頭跳躍。
   “去去!”年輕女人揮揮手,一邊把懷中孩子放下來,彎腰給拽孩子褲角。
   “哈!都知道了,馬嬸昨天就說過了,滿大街人曉得嘎。不是新聞,不是新聞!”搖手。
   稍停,劉剛又說“這事我昨日就告訴偉偉啦,嗨!偉偉他知道。人家不信,不信!你們還議論個啥?頂屁用!嘿嘿……”
   劉剛把頭象貨郎鼓一樣搖。
   幾個女人都不理睬他。
   他有點尷尬。
   停停,他滿不在乎地掃了她們幾眼,然后吹個口哨,腰一弓,把自行車蹬的咯吱咯吱響著往前跑了。
   兩只狗追他,汪汪叫著,晃著尾巴。
   矮胖女人進了院。
   一只公雞啼打鳴“喔喔一一喔喔一一喔……!”
   天空褪出了幾塊藍布。
   年輕女人對瘦女人說“我回呀嬸!娃娃叫喚哩。”
   瘦女人說“你回!我也回呀,把被子晾晾。這些天總下雨,把被子潮壞啦。”
   “是呀嬸子!該曬曬啦,太陽出來了……”往天上盯盯,轉身離去。
   高高的樹枝。
   樹尖上那幾片葉子也叫風催落了,在半空飄蕩。
   遠處,茫茫秦嶺,黛青色的輪廓清晰可見。雄偉,凝重。
   云縫中透出幾縷淡淡的光,風仍有點冷。
  
  
  
   波瀾
  
   張偉家中。
   臥室的臺歷顯示“星期日”。
   中午。時針指到十二點。
   廚房。
   李慧炒完了最后一道菜,解下圍裙。
   她把菜端上飯桌。喊“張燕,燕子!吃飯,吃飯。”
   內屋傳來一個女孩聲音“來啦!來啦。我爸回來了嗎?”
   李慧答“還沒有。你別管,他馬上回來,十二點了。”
   女兒出來了。
   女孩十八九歲,新潮時裝,青春朝氣。
   她坐到飯桌旁,拿出手機正要看,李慧喊她端飯。她就又起身去了廚房。
   這時,張偉回來了。
   三人圍在桌前吃飯。
   李慧叮嚀女兒多吃菜,張偉嗯嗯,瞅一眼女兒。
   張偉打開了電視機。
   電視在播放午間新聞。
   “……香港暴亂,有外國勢力參與,他們企圖攪渾水,干涉我國內政,制造混亂,挑撥離間,妄圖破壞視國統一大局……香港內亂加劇,達到他們顛復我國政權的目的……”
   張燕刨了幾口飯,說“媽!我不明白,外國人咋干涉咱中國呢?他們不清楚咱們國情哪!”
   “喲!你想的簡單。”李慧停住筷子,思索。
   俄傾,李慧對女兒說“外國人,美國人,和咱搞對立呢。電視上天天講,你不曉得?”
   張偉補充“打貿易戰。”
   女兒說“這我知道呀。我是說,外國人怎么個搞法?”
   張偉咽下一口飯,看看女兒,接上說“怎么搞由他們。破壞唄!”
   “破壞?”女兒重復。
   李慧解說“就是造謠!胡說,亂講。”
   女兒“哦”一聲,埋頭吃飯,
   李慧把一個紅燒雞塊放進女兒碗中。
   張偉喝湯。
   忽然,女兒臉色一變,把李慧和張偉分別看了看,說“爸!媽,我想問你倆一個事。”
   “嗯。說吧!”李慧答。
   張偉點點頭。
   女兒說“我在單位上班時聽了個閑話,是說我爺爺的,議論我爺爺。說我爺爺找女人一一呃!爺爺他咋啦?咋啦?爺爺他人好著嗎?身體好著嗎?……你倆清楚不?”
   “你也聽到這閑話啦!哼!”張偉扔下了碗。
   李慧望著女兒的臉。
   女兒有點激憤地說“爺爺找個女妖精!咱不得安寧啦!”
   “你!胡說啥呢?”李慧瞪一眼。
   張偉眼露焦灼。
   “真的!”女兒鼓鼓嘴巴。
   李慧道“別信!那是他們在亂講,造謠。”
   “造謠?”張偉反問似的。
   女兒說“咋會造謠呢?爺爺,爺爺他,他到底……奶奶沒有了,他一個人是不是心急啦……”
   “一個人也不可能心急!不可能!”李慧提了提音調,斬釘截鐵的說。
   張偉道“哼,咱爸也真是,干這缺德事……”一句未完,門外傳來一陣咳嗽聲“咳!咳!……”
   “咱爸來了!”張偉起身,有點詫異。
   李慧也忙抬起身子,說“你爺爺……快!。”旋即離開桌子去迎。
   門簾一掀,一個高個子,臉頰清瘦的老人進了屋。
   李慧迎上去“爸,你來啦!”
   女兒也走過來“爺爺!爺爺過來吃飯!”
   張偉嗯了一聲“你吃了沒有?”
   老漢答“吃了。”咳了幾聲。
   李慧說“你吃這早哇?本來讓姣姣請你過來吃哩,星期天姣姣睡下不起來,這死妮子,把事耽誤了……,”
   “沒事沒事,我吃過了。一個人能吃多少啥?你們別管。”老人坐在了沙發上。
   李慧正要說什么,張偉盯盯老爸,避頭就問“爸!你最近咋樣?”
   老漢一愣“啥咋樣?”
   “人呀!你人咋樣?!”張偉聲音不高,但很重“你人好著沒有哇?”
   老漢說“我人好著哇。咋?咳咳……!”
   孫女挪過來,坐在了老漢一側,想說什么,卻叫李慧接過去了。
   李慧朝老爸笑笑,說“爸你別……張偉他是……操心你哩。”
   老漢也笑笑,說“我好著哩,你們別操心。”
   張偉卻又冒出一句“你好什么哩好?我瞧你不好,不對勁!”
   老漢又一愣。急出幾聲咳。
   李慧關切地問“爸!你感冒啦?”
   老漢答“沒有。口干,秋季就這樣,老毛病。”
   李慧說“吃點藥吧。”
   張燕也湊過來說“爺爺吃點藥!”
   張偉悶聲說“你有病就吃藥!”稍停,又眼睛鼓鼓,說“有病就治別裝硬漢打腫臉裝胖子!哼,別弄那亂七八糟的事!……”
   他還想講,李慧忙用眼色制止。
   女兒也側目去望張偉,小聲對他說“爸!爸你咋啦?你慢點講哇,爺爺老啦……”
   張偉翻了翻眼仁,對老爸說“爸!我問你,你這幾天高興不?心里高興不?”
   “高興?高興啥呀?”老漢說迷惘地望著兒子。
   張偉卻哼了一聲,用鼻孔說“當然高興……”
   電視中忽然推出了一個畫面,播音員高聲道“……正告廣大市民不要上當受騙!造謠惑眾者已被輯拿,謠言不攻自破,真相終于大白于天下……”高亢的男中音如磁石一般,把幾個人的目光都抓過去了。
   燈光明亮,無人說話。電視繼續在播。
   須臾,老漢說“我是想姣姣了,來看看她……姣姣今日歇假。我能高興個啥?你媽剛走了,我傷心的睡也睡不著……”
   “是啊。媽剛走,你心里不好受”李慧附臺。
   張偉瞪著眼,想說什么,李慧拽拽他,把他拉進了內屋。
   女兒邊吃飯邊叮嚀爺爺多穿衣防感冒。
   刨完飯后,去調電視。
   她坐到爺爺身旁,有點迷惑的看著他……
   屋外,天上露出了陽光。云逐漸散去。
   房頂上,一只白鴿悄然飛來,在房脊上梳羽毛。雪白的羽毛在陽光下一閃一閃。
  
  
   真相
  
   村中。
   黃昏。
   幾聲零亂的狗吠,夾雜著孩童的呼聲。

共 10312 字 3 頁 首頁上一頁123
轉到
【編者按】關中平原的李偉一家人生活,突然被一個消息打亂。有人紛紛告訴他夫妻二人老爸找了個女人了?面對一切他二人將信將疑。無風不起浪,事被眾人說的有鼻子有眼。張偉心中那個憋氣。夫妻二人悄悄潛進父親的家,聽到的卻是父親的喃喃自語,他想念逝去的愛人,內心的壓抑讓他淚流滿面。明白了所有,張偉夫妻也止不住傷心。不再埋怨老父親。別再以訛傳訛,許多事情聽到看到往往與真像不同,多關心家人才會和諧共處。推薦欣賞【編輯楓魂帝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葉雨        2019-09-26 20:28:43
  老爸有了發生緋聞,做兒女的該咋辦?且讀劇本,一切都在不言中……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2 樓        文友:劉銀科        2019-09-26 20:49:41
  謝謝編輯老師!謝謝葉社長!
3 樓        文友:黃金山        2019-09-26 21:22:07
  劇情來自生活,很有情節,好
4 樓        文友:劉銀科        2019-09-26 21:53:03
  謝謝黃老師點評!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时时彩个位5码1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