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歡喜酒家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酒家】春天的回憶(散文)

精品 【酒家】春天的回憶(散文)


作者:嵐亮 秀才,2366.66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801發表時間:2020-03-10 15:10:42

【酒家】春天的回憶(散文)
   二月春風最芳華,零星雨色映流霞。
   人人都說春光最美,春風最暖,而我卻有異于常人。每到春天,我的心中都要下一場憂傷的雨,長一次萋萋的草,思念紛揚不斷,愁緒蒼碧連天。
   父親離去已整整七年,他的身影在我的夢里也葷繞了七年。尤其是到了春天,他的聲音就像催春的布谷鳥一樣,在我的腦海里時常回蕩。
   二月春風最斷腸。我記憶中最凄涼斷魂的春天,是2002年的農歷二月。父親從上年夏天開始患病后,他強忍劇烈的病痛,微笑著走過秋天,又奇跡般地走過漫長的冬季,然后選擇在春暖花開的日子,從容離去,年僅八十一歲。
   八十一歲,應該不算短命。我之所以用“年僅”二字,是指當時我們兄弟姐妹那種對父親的深深不舍和依戀。在我看來,父親好像還是十八歲。在他的人生四季中,似乎只有春天,他所有的故事都與春天有關,他是春天的兒子。
   父親走得消瘦,令人心碎。他靜靜地躺在鮮花叢中,嘴角掛著一縷永恒的微笑。看著他酣睡入夢的樣子,我想父親是不是像早年家中那頭與他情影不離的青牛一樣,拉犁拉累了,就合攏淡淡的睫毛,臥在田角的野花叢中先打個盹。只要給他的嘴上添一把帶露的青草,或者飛過一只布谷鳥在他耳邊啼叫幾聲,他就會從秋收的幽夢中醒來。然后又青箬笠,綠蓑衣,鐵木犁,牽著青牛走進斜風細雨不須歸。然而,這已是癡人妄想,春秋大夢了。我知道,他這輩子已走過太多太多的路,這次走得不再徘徊。他走進了春天的深處,走向了曠野的盡頭。
   曠野的盡頭,就是天盡頭。天盡頭很遙遠,天盡頭有香丘。那里的風景更加美麗,爺爺奶奶,還有他心愛的人兒——我的母親,正在碧云天下的小橋流水畔等著他。
   父親此去,永不回頭了。
  
   二
   父親有過流蜜的童年。他出身于書香門第,爺爺是一個滿腹經綸的教書先生,奶奶屬小家碧玉,雖不知書,卻很達理。父親的童年,按他自己的話講,就是在蜜罐里度過的。
   父親是長子,他下面還有三個妹妹和一個苦命的弟弟。在眾姑叔中,要數二姑跟他最貼心。其實,其他姑叔跟他也很貼心,此說乃相比較而言。二姑曾對我說,小時候,父親長得非常俊朗,且愛好戲曲,演戲時,他經常男扮女裝演花旦,那扮相,真的是嬌美動人,人見人愛。而且,父親熟讀詩書,斷文識字,是人中翹楚。村里的人都叫他“江南”。起初我不理解,叫他江南是何意?后來才明白,原來是江南才子的意思,只不過是把才子那兩個字省略了。
   然而,我的家族苦難深重。父親十七歲那年,爺爺與天主堂的洋傳教士打籃球不慎受傷,不幸吐血而逝。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就挑起了撫養全家六口人的重擔。爺爺去世那年,大姑十五,二姑十二,小姑七歲,小叔才剛滿三歲。雪上加霜的是,次年奶奶因傷心過度,積郁成疾,也撒手西去。年僅十八歲的父親既當爹又當娘,用瘦弱的肩膀硬撐著風雨飄搖的家。從此,父親徹底告別了他曾經擁有過的一切幻夢。爺爺走的那一天,正值二月春風浩蕩。奶奶去世的那一夜,房前池塘邊的花兒開得正艷。處在花樣年華的父親,似乎再也與姹紫嫣紅的季節無緣。
   那時候,父親一年四季,都忙得像一只旋轉不停的陀螺,終日在田野上勞作奔波。
   一天,父親忘了帶蓑衣,春雷響起,大雨滂沱。二姑送蓑衣給父親。她看到空曠的田野上,只有父親孤寂一人在水田里,冒著漫天的雨簾,弓著腰,舞著鋤頭在翻田。人家的田地早就犁過兩遍了,波光粼粼的。只有我家的土地上雜草叢生,因為請不起牛工,父親只好把自己當成一頭牛,用鋤頭去挖。父親每掘一鋤頭,就要彎下腰去,把頭埋在雜草叢中,連草帶泥地拎起一塊土,不停地把泥土抖落在地,把草根扔到田角。暴雨在狂瀉,雷聲在狂炸,父親的汗水在狂流。二姑說,當時看到這個情景,她就止不住地哭。她哭著扔了蓑衣,跑進田里幫父親抖草。父親看見她就笑,把蓑衣披到她的身上,兩姐妹一起沉默寡言地干。二姑的手嫩,被草割破流出了血,父親遂把她的手指拿到唇邊,“呼呀呼”地吹上幾口,撕下自己的衣襟給她扎上。二姑看到父親的手上起滿了血泡,血糊糊的,也想撕下自己的衣襟給他包上。父親就不許,說我們大人沒事的。多年以后,二姑跟我說起這些事,她就禁不住淚眼婆娑。
   在那一段凄苦伶仃的日子里,父親沒有農忙和農閑之分,也沒有春夏秋冬之分。每天,他都忙著春播和秋收。在外人眼中,他是一個憂郁的少年,終日郁郁寡歡的,除了勞作還是勞作。在弟妹眼里,他是一座山,一座萬紫千紅的山。每次從山上回家,他都變戲法似的捎回許多驚喜來。他的箬笠斗仿佛是一個魔術箱,不時地會變出田螺、泥鰍,小鯉魚、野草莓、桑葉棗。當然,更多捎回的野萊、野蔥、山蕨和大青之類的東西。二姑說,她難以置信,當初的日子那么艱難,父親居然從來沒有跟她們發過脾氣,從來沒有罵過她們,打過她們。在她們跟前,父親臉上始終開著春天的花朵。唯有他在夜里睡著的時候,眼角上會時常掛著眼花。
   父親心中,只有春天。所以,他才會選擇在春天離開,他要到另一個春天去。
  
   三
   父親十九歲那年,鄰村的一位姑娘看上了他,那姑娘就是我的母親。
   俗話說,女大三,抱金磚。母親長父親三歲,出自名門望族,雖沒讀過書,卻是一個小腳女人,而且模樣姣好,擅長女紅,巧手能繡萬種花。杜鵑花開的時候,母親笑靨如花地嫁到落魄窮苦的王家。他們的婚姻是那么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多少好人家的子弟心儀母親,但她就死認一個父親。結婚時,父親沒花一分錢的財禮,也沒有擺喜酒,就點一對紅燭,貼一對由母親親手剪的紅雙喜,便度過了洞房花燭夜。母親的嫁妝也與眾不同,除了一對紅漆木箱、一臺織布機、一駕紡車外,外加一頭小牛犢。
   到他們老的時候,我們嬉笑二老。母親笑而不語,父親酒熏呵呵地泄露天機。說想當年你們的老爸就是明星一個,屬你媽的偶像級人物。母親聽了,還是笑而不語,只是笑得更加甜美了,滿臉燦爛得若晚菊綻放。
   從那個春天開始,父親的笑容就不僅僅是掛在家中了,田野上都灑滿了他的笑聲。他不再是一個清瘦的白面小生,艱難的歲月把他礳礪成一個健壯的漢子。長年的風吹日曬,使他白晰的皮膚泛起了發光的小麥色。他的胸膛、胳膊鼓起了一股股栗子般的肌肉。他的肩膀,仿佛可以挑得動兩座山。他再不孤獨,不管是上山還是下地,她的身邊總有一個小腳女人陪著他,給他送來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后來,這個小腳女人也變成了一個鐵腳女子。從那之后,父親再也不為斷炊而憂愁,為姑姑們的衣著而犯難。因為,既是姐姐又是妻子的母親,就像大地般替他撐起了這個苦難的家庭。母親有強力的后援,外婆家總是會在家里快揭不開鍋之前,及時地讓小舅舅送來糧食和蔬菜。母親曾經對我說,我們一家人當年沒有一個被餓死,外婆家的功勞最大。
   除了母親,父親最愛的是那頭跟母親一起嫁過來的小牛犢。一年到頭,那頭小牛幾乎就沒離開過父親的身邊。就是到了夜里,他也要無事沒事地到牛欄轉轉,不去添把草,他就不踏實。很快,小牛犢就長大了,成為一頭力大無比的大青牛。其他人去犁田,都要揮著竹枝去趕牛,還不時地朝牛屁股上抽。父親從不,他就像一個君子,只動口吆喝從不動手。青牛也很聽他的話,干活從不偷懶。他與牛,成了心有靈犀的好伙計。后來,青牛歸集體所有了,父親仍然把它放在家里的牛欄飼養,只怕外人虧待了它。
   那年,年邁的青牛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生產隊的麻子隊長將它縛在村口的大楓樹下,輪起斧頭要把它宰了吃肉。父親發瘋似的撲上去護住青牛,以三百工分的代價(相當于白勞動一個月),保住了青牛的全尸。當父親取下蒙在青牛頭上的麻袋時,青牛很感激地朝父親流下了兩行老淚,然后安然逝去。父親找了一處青草茵茵的山坡,流著淚送青牛入土。他憂心忡忡地回到家,很擔心母親為那三百工分心痛。不料母親說,這事你做得不糊涂,你積德了,會有后福的。
   除了父親,母親最離不開的就是織布機和紡車。一有空,她就坐在那兩件“寶貝”面前織布紡紗,那紡車在她手里會搖出一陣陣“嗡嗡”的聲音,如一群蜜蜂在飛舞。那是我一生之中聽到過的最動聽的童謠,那溫暖的音樂,勝似人間任何天籟。
   母親嫁到王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讓三個姑姑全都上學堂復學。因而后來三個姑姑都有了工作,成家立業。而我的四個姐姐,除了大姐讀到初中畢業,其他的小學一讀完就全部綴學。為此,當時姐姐們沒少對母親有意見。小時候,眾姐妹兄弟都對父親貼心。他永遠笑口常開,唱黑臉的,總是母親。
   父親感慨道,人有多少禍福都是命中注定的,老天爺非常公道,他原本是一個苦命人,但老天爺送給他一個好女人,一切都扯平了。他真是一個很容易知足的人。
  
   四
   母親嫁給父親后,很少見她繡過花。她一半的心思化在繡日子上,另一半的心思用在繡父親的心。
   從荳蔻年華到白發蒼蒼,父母兩人幾乎就沒吵過架,甚至紅過臉。母親硬是用一手的柔指繞把號稱江南才子的父親馴服成一個種稻見風就長、種菜遇雨就香的莊稼漢。父親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母親的視線,他的足跡深深淺淺地全留在那一片生養他的田野、柴山、菜園和鄉間的小路上。
   在我的印象里,他們相濡以沫了六十多年,就紅過一次臉。我八歲那年,母親東借西湊的籌了一筆錢,讓父親到外鄉去買母豬。父親頂著晨星出發,回家已是月滿西樓。不見他趕看母豬回來,只拎回來一頭小豬仔。母親盯著父親看了好一陣子,不開口說話。父親紅著臉,吱吱唔唔地說,在途中不慎把錢搞丟了一半,故而只能買頭豬仔了。母親的臉紅了,但沒多說什么,只是連續幾天沒搭理父親。到了第三天,父親終于憋不住,說在去買母豬的路上,有幾個人在路亭里賭“三張牌”,他被人忽悠了,輸了錢。母親這才露出笑容說,你坦白了就好,坦白從寬,下次可不準這樣了呀。
   母親的話還真是靈驗,父親的確是一個很有福報的人。同樣的田園,同樣的種子,他種的莊稼,收獲總會比人家好幾成;村莊的菜王和瓜王,總是會出自我家的菜園。我母親說,你爸是帶土星的。他帶大的四個妹妹弟弟,個個后來都出類拔萃,事業有成。他膝下的六個子女,個個逢兇化吉、遇難呈祥,成長成才。
   我打小就跟著父親的屁股去勞動。凡是干活,父親就會對我說一句話,好,你這活干得真好。我七歲跟他去拔秧,拔上來的秧苗沒有根,他說,好,拔得真好!我九歲跟他學插秧,插得歪歪扭扭的,他說,好,插得真好!我十歲跟他學犁田,連犁都把不住,他說,好,犁得真好!我十六歲考大學,數學只考九分,他說,好,考得真好!母親聽了接腔道,你就只知道好好好,考九分也好呀?父親嘿嘿道,反正比我好,我去考,背稻桶。我去當兵,他說好。當兵回來沒工作,要呆在家里種田,他說挺好。后來我參加工作,他當然說好。像母親講的,他對我壓根就沒有講過真話。再后來,我調到教育局工作,他頗有感觸地說,到教育局,那是真正的好,追根溯源,咱家也算是教育世家,你爺爺就是老一代的教育工作者,現在他的衣缽就算有了傳人,他應該感到無比欣慰。
   我認為,這次他跟我講了真話,肺腑之言吶!
   父親一輩子普普通通,平平凡凡。他當過最大的官,是生產隊的記工員。他走過最遠的路,是到湖南衡陽看過患病的二姑。他最好的朋友,除了那頭青牛,就是村里幾個跟他一起只知春播秋收的老伙計。他這一輩子,除了童年和少年之外,雖然他臉上始終洋溢著春天,但從來就沒年輕過。
   然,歲月不會虧待一個善良的人。想不到,到老的時候,他反而顯得年輕了。八十歲,除了兩鬢微白,仍然雙目炯炯,滿臉紅潤,仿佛正值中年。他的身影,仍然終日在開花的阡陌上出沒。
   熱愛田野的人,就是熱愛春天的人。
   熱愛春天的人,就會顯得格外年輕。
  
   五
   2001年春天,父親的心隨著早春二月的一場大雪破碎了。事先沒有任何征兆,一向身體健康的母親,就去洗了個頭,沒有給他留下一句話,就悄無聲息地走了。
   父親在母親的靈前守了三天三夜,喃喃自語一句話,這個老老娘,怎么連個招呼都不打,就獨自走了呢。母親走后,我們為他十分擔憂。有人說,有些真正恩愛的夫妻是會雙雙相約歸去的。我們反復勸慰父親。父親說,我什么苦沒吃過,你們大可放心,我沒事。
   到了夏天,一日父親來電告訴我,說近來老是吃不去飯。我立馬把他送到醫院檢查。他膝下有六個外甥和外甥女在醫院工作,大家眾星拱月般地把他渾身上下檢查了個遍,個個嚎淘大哭。胰腺癌,晚期,而且胸腔還有一個鳥蛋般大的血管瘤。外甥們給我理智的建議是,既然回天無力,就順其自然吧。我不甘心,期待奇跡發生,把他送到上海醫治。經會診,專家建議放棄。說如果非要把死馬當成活馬醫,先動胸腔手術,成功率百分之五十,即使成功,下步的手術幾乎無效,給病人帶來創傷痛苦且不說,弄不好馬上走人。我問,順其自然,生命還能繼續多久?專家說,一個月,假如能活三個月,除非是奇跡。
   父親是個創造奇跡的人。他不僅挺過秋天,還戰勝了冬天,終于迎來了春天。臨終前的前一周,他叫我把他領到家鄉的田野,看了他愛得深沉的土地,看了那頭青牛的墳墓,然后就進入昏迷狀態。醫生曾告訴我,說那種病后期是很痛苦的。但是,我從來沒見過父親在我面前呻吟過。不知是他異常堅強,還是佛祖保佑。最后,在那個布谷催春的早晨,他帶著微笑,永遠地走了。
   父親走了,大地上少了一個癡迷春天的人。七年了,我心間的花開了又落,落了又開,草青了又黃,黃了又綠。
   父親走遠了,而我總感到他離我很近。每當布谷聲聲,我就似乎看到父親正穿行在青灰色的煙雨中,牽著那頭搖尾巴的小牛犢,走向蒼茫的大地。

共 5254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父愛如山,偉岸挺拔。天下每一位父親,是家庭的頂梁柱,是兒女登天的梯。寫祭奠父母的文章很多,但此文卻另辟蹊徑,把父愛與春天結合,就像父親把絕癥挺過秋冬,用溢滿情懷的深情,用記憶中真實的點滴往事,串起一位平凡而偉大的父親,那么真實在讀者面前,仿佛觸手可及。父輩的年代,是物質極度貧乏,生活極度艱苦的年代,但豁達善良勤勞堅韌的父親,始終如一,用春天般燦爛的微笑,在艱難困苦中,照顧兄弟姊妹,撫養幼小的兒女,相濡朝夕相處的老伴,這樣一位父親,是普天下父親的楷模和縮影。好文推薦!【編輯:山泉】【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1100010】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山泉        2020-03-10 15:19:55
  人生無常,往事依稀,提及父親,每個人都有很多刻骨銘心的故事。時光流逝,故事也許遠去了,但由親情串起的思念卻很清晰的呈現在每一個午夜時分。
   在那些艱難困苦的日子,父輩的肩膀,扛起生活的重擔,用質樸善良和堅韌,延續著兒女們的希望。世事輪回,耄耋之年的老父親走了,踏著春花帶著微笑而去,去另一個世界播種他的春天,只有不盡的思念,常駐兒女心底。
   高德長在,家風延續,愿天下父親健康長壽,愿天下兒女孝順……
我來自大山深處,來自心靈彼岸……
回復1 樓        文友:嵐亮        2020-03-10 18:21:01
  酒遇知己醉,文逢高士香。山泉大哥的按語,切之精深、涵之悠遠,讓山間小草成空谷幽蘭。衷心感謝,敬酒三杯!
2 樓        文友:山泉        2020-03-10 15:22:56
  逝者已矣,生者當歌,令人淚目的一篇深情散文。
   問好嵐亮!
我來自大山深處,來自心靈彼岸……
回復2 樓        文友:嵐亮        2020-03-10 18:28:46
  在我的眼里,父親是春天的大山,秋天的原野。他的形象更似一頭佇立在煙雨中的青牛,每每想起,有力量,但更多的是傷感。好在春天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季節,讓我們春光常住。再次鞠躬,向大哥請安!
3 樓        文友:東辰        2020-03-10 16:42:11
  欣賞!用春之筆祭奠父親,美如春語言透著諸多自豪,一個永不落太陽就明在心里,沁血的文字,透彩的畫卷讓我們記住永恒的身影,一棵參天大樹,一座雄偉山峰,一條長長的河流,一道卷濤的江水一一
   再贊美文,賞淚灑紙張的愛,濃濃的父子情。
回復3 樓        文友:嵐亮        2020-03-10 18:54:03
  每當看到詩人妹妹的留言,我的心里就暖暖美美的。謝謝東辰!
4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20-03-10 17:53:21
  父親作古了,精神還在。父子情深,文字穿透了時光,將一種影像推到我們的面前,父親之幸?兒子之幸?血緣在時光里閃光延續,可能這就是是生生不息的含義。文章質樸深情,感人至深,更有詩意。點贊。
回復4 樓        文友:嵐亮        2020-03-10 19:09:35
  記得去冬,受懷才兄臺點題,寫了一遍關于母親的文章《花祭》,姐姐們看了,叫我要寫寫父親。我知道,她們似乎跟父親更貼心,遲遲不愿我送父親去另一個世界,還跟我鬧過。小時候,感覺父親很卑微,長大后,才知道他是一座大山。大山沉默不語呵,卻無私奉獻四季芬芳。感謝兄臺能讀此文。問好請安!
5 樓        文友:倦鳥        2020-03-26 13:05:00
  這篇文章看哭了兩次。嵐亮老師筆力豐健。
6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6 13:33:42
  多謝倦鳥老師能閱此文。想起父親,我至今欲哭。問好!
7 樓        文友:故事中人        2020-06-25 19:20:08
  樸實無華的文字,書寫了一個大寫的人生,感動于平凡而大寫的人生!
平凡的人有著平凡的故事
8 樓        文友:嵐亮        2020-06-26 13:22:47
  得到故事老師的肯定,倍感榮幸,謝謝!
共 8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时时彩个位5码1期计划